我市开展公民道德宣传日主题活动
 9月20日,正值全国第十六个“公民道德宣传日”,我市在百花公园开展公民道德宣传日主题活动,进一步学习宣传贯彻落实《公民道...【详细】
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安宁概况
安宁撤县设市纪实
发布时间:2016-02-26 16:23
编辑:

  1995年11月3日上午,中共安宁县委一号会议室。

  昆明市最年轻的县委书记宋黎明,正在主持一次异乎寻常的常委会。

  他说道:“同志们,我们的撤县设市工作,经过三届县委、政府的不懈努力,在省、市委和人民政府的大力帮助、支持下,终于得到国务院的批准。下面,请县长谭永仁同志传达有关文件。”会场气氛顿时活跃起来,与会领导和列席人员脸上无不露出欣喜的笑容,互相交头接耳,小声议论起来。

  县长一脸喜气,微微提高嗓音,传达了国家民政部《关于云南省撤销安宁县设立安宁市的批复》。接着,会议重点研究了撤县设市的各项准备工作,成立了庆典活动筹备工作领导班子和工作机构。如果说此前的大量工作是撤县设市的可行性研究和申报的前期准备工作,那么,从现在起,安宁的撤县设市可以说是已经进入运行轨道了。

  会议决定,从1996年1月1日起,正式启用安宁市的称谓和印章。

  安宁县已经成为历史,安宁市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诞生了!

  历史的沉思

  打开历史尘封的记忆,回顾安宁这片古老而又年轻的土地,它曾有过骄人的辉煌,也有过历史的沧桑。站在笔架山巅俯瞰安宁大地的历史老人,用审视的目光,对安宁两千年的历史进行了一番沉思。

  历经沧桑两千年的安宁,有过辉煌,也饱经磨难。

  汉元丰二年(公元前109)设连然县,属益州郡,并设管理盐务的盐官。就是说,安宁从一并入中华民族版图伊始,就以其丰富的资源优势,找到自己的站位,“盐池鞅掌,利及牂欢”。

  汉永平之年,汉将苏文达狩猎葱龙山,发现地热温泉,随即开凿建池,奠基了蜚声四海的“天下第一汤”。

  唐武则天时期的王仁求碑,乃是当今仅存的云南唐代“三大名碑”之一,成为记录唐代云南与中原地区政治、经济、军事联系的重要史证。

  宋乾德三年(公元965),大理国时期的法华寺十八罗汉石窟和睡佛石雕成为佛像经典。

  明嘉靖年间的明朝政坛上,出了个“出将入相,文德武功”的安宁人杨一清,叱咤风云,声震朝野,四朝元老,三边总戎。此人应该算是安宁历史上政治地位最显赫的人物。

  到了近代,八年抗战,安宁儿女,草履斗笠,奔赴前线,与倭寇血战台儿庄、中条山,陈钟书将军血洒疆场,有名有姓记录在册的三百余位安宁儿女为国捐躯,受伤失踪者不计其数。滇西抗战,安宁作为大后方,百姓出夫捐粮,接收伤病员数千名,做出应有贡献。

  中国的第一座水电站——石龙坝水电站1910年在安宁建成,至今还在运转发电,成为中国水电史上的一个奇迹。

  云南的第一个钢铁企业云南钢铁厂1943年在安宁建成投产,发展到今天,昆钢已经成为具备年产六百万吨生产能力的特大企业。

  宣统三年(公元1911),安宁户口5026户,31172人。到解放前夕,全县总人口五万余人。人口增长缓慢,说明生产力低下和人民生活的艰难。

  1949年12月9日,安宁和平解放。1950年4月20日,安宁县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安宁人民得到新生,安宁历史翻开新的一页。

  可是,历史的脚步从来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1957年,安宁错划右派89人,连领导“反右斗争”的县委书记都被错划成右派分子,这在全国都是少见的。文化大革命中,经济濒临崩溃边沿,紧挨县城的连城公社,有的生产队年终分配,一个壮劳力每天十分工分,只值八分钱,一年苦到头,不仅分文未得,还倒欠生产队。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使安宁焕发青春,奔上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安宁迎来了历史上第三次国家投资大工业开发的高潮。年产6万吨黄磷、40万吨重钙的云南磷化工基地、年产250万吨钢的昆钢改扩建项目、年产20万吨精盐的昆明盐矿等一批国家和省的重点项目相继上马,数十亿资金即将投向安宁这块充满生机的土地。

  当时的县委、县政府领导敏感地意识到,安宁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到来了。

  但是,当时安宁所面临的现状,却让人乐观不起来。工农矛盾相对突出,农业基础还比较薄弱,“三农”问题尚未走出恶性循环的怪圈。乡镇企业尽管在全昆明市名列前茅,但也仅仅是靠大量开采廉价的矿产资源来支撑,“肥水大量流入外人田”。城市基础设施更是落后,除了连然大街是七十年代初期军代表动员全体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义务劳动修建的外,其余小桥街、卖米街和官厢街都是民国时期留下来的又脏又乱、拥挤不堪的狭窄街道。

  现代文明和传统习惯势力的冲撞,二元经济结构划下的鸿沟,构成了安宁经济社会落后的深层次原因。总之一句话,经济结构极其不合理,城乡差异矛盾相当突出,已经严重制约了安宁经济社会的发展。

  机遇和挑战共存的局面,安宁面临着一次历史的重大抉择。

  历史的跨越

  安宁要想实现历史的跨越,突破点在哪里?

  县委、县政府在大量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大胆调整改革思路,积极探索发展路子。县委委托国家西部开发研究中心课题组和省、市有关研究机构,历时一年多,完成了《中国西部:二元结构生成机理与趋同设计——云南安宁县发展与改革方案研究》。这些研究紧紧围绕如何弱化二元经济结构,提出了实现“国家大工业与地方工业;工业与农业;农业与第三产业;人口与经济”四个一体化协调发展的战略目标。按照“四个一体化”的发展战略思路,大规模提高城市化水平,走城乡一体化发展的道路,成为了安宁县委、县政府和全县23万人民的历史选择。

  在人类社会历史的进程中,城市的形成和发展,始终是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根本标志。资本主义社会高速发展的过程,实际上也就是高度城市化的过程。芝加哥、纽约、伦敦、巴黎、东京、孟买这些超级巨大城市的形成,造就了城市人口的猛增和资本主义的空前繁荣。改革开放以来,深圳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边境小镇,在短短十几年间发展成为六百多万人口的大城市,成为我国改革开放的领头羊,更是最有力的证明。县和市尽管同属行政区划的一个基本单位,但是,县域经济和市域经济却具有不同的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水平。只有城市化水平大大提高了,才能对农村的发展产生强有力的辐射和推动作用。要知道,“小马是拉不动大车的”。

  于是,一个崭新的,也是势在必行的发展课题——撤县设市,落在了新一届县委、县政府的肩上。

  1993年3月,县委专题讨论研究了县委政策研究室起草的《关于安宁撤县设市的请示》,领导班子一致认为,安宁撤县设市的时机已经成熟,应抓住机遇,组织实施。随即成立了“撤县设市领导小组”及相应的办事机构。7月,安宁正式向昆明市政府上报了撤县设市的请示。

  至此,历经三年多的理论探讨和可行性研究,安宁撤县设市的工作正式启动。

  安宁撤县设市的工作,得到昆明市委、市政府和省委、省政府的大力鼓励和支持。1993年12月,省政府正式向国家民政部呈报请示。

  安宁的撤县设市工作从一开始,领导班子就形成一个十分明确的共识:撤县设市绝对不是“换牌子、换帽子”,我们要的是“人换思想地换装”,要建设一个经济发达、社会繁荣、人民安居乐业的崭新的安宁市。

  县委响亮地提出“团结奋进,求实拼搏,自加压力,争创一流”的安宁精神,激励全县23万各族人民努力做好各项工作,争取尽快实现这一战略目标。

  1995年12月,县委书记宋黎明带领五班子成员,奔赴张家港考察参观。“政府可以大规模负债经营,政府竟然向老百姓借贷”。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新鲜、新奇,甚至似乎还有点让人“不可思议”。恰恰就是这种“新鲜和新奇”打开了大家的眼界,鼓动了改革开放的决心和信心。在张家港住地宾馆开了三天县委常委扩大会议,这在安宁的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通过摆问题,找差距,理思路,树信心,找准撤县设市工作的切入点。确立了“以超常规方式推进城市化进程,从而带动城乡一体化的跨越式发展;以全面工作的优越成绩推动撤县设市工作,以撤县设市工作推动全面工作”的工作思路。“学习张家港,建好安宁市”,既是动员令,也是首战的目标。

  改革是什么?改革就是观念的转变和更新。撤县设市就是一种改革,它意味着全县从上到下必须实现五个方面的观念根本转变:一、传统农业向现代化农业的转变;二、农政向市政的转变;三、县属经济向区域经济的转变;四、封闭式经济向开放式经济的转变;五、小城镇向现代化城市的转变。

  应该说,我们的“五个转变”是卓有成效的。从整顿市容市貌入手,特别是在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城市功能方面,高标准,高投入,大力度,大手笔。为了加强督促检查,从机关事业单位抽调了八十位干部职工到城区主要街道执勤,下决心花大力气整治“乱摆摊、乱停放、乱丢扔”等城市顽症。在具体做法上,有个别人私下议论:“是不是出手狠了一点?”改革陈规陋习就是矫枉,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就不能矫枉。经过短短几个月的整治,安宁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省市领导充分肯定了安宁的工作,“云南的张家港”这个美誉,不经意间落到安宁的头上。安宁学习张家港首战告捷,昆明市“学习张家港”的三次检查评比,安宁均名列榜首。

  1995年全县实现国民生产总值25.03亿元,工农业总产值58.3亿元,全县综合实力有了大幅度提高。1992年安宁县跨入“全国经济实力百强县”的行列,以后排序逐年靠前,1995年跃居第五十位,“全国财政大县”排位第四十八名。截止1995年底,安宁先后获得“中国明星县”、“全国计划生育先进县”、“全国体育先进县”、“全国食品卫生示范县”、“全国农村改水先进县”和“全国保险工作先进县”等称号。这些成绩的取得,促成了安宁撤县设市的“水到渠成”。

  历史的收获

  有一分播种就有一分收获,历史给予了安宁人民厚爱。安宁实现了在发展中跨越,在跨越中发展。

  安宁撤县设市工作受到了方方面面的重视,得到了上上下下的大力支持。在申报期间,原国家民政部领导阎明复、原民政部李宝库副部长等曾莅临安宁视察指导工作。省市领导多次到安宁指导帮助,省内外慕名而来的客人络绎不绝,就在那段时间,安宁先后接待检查指导、参观考察的单位一百多家。

  经过两年多的积极争取和不懈努力,1995年10月13日,国家民政部下达行批(1995)第69号文件批复云南省人民政府。批文全文如下:“云南省人民政府:你省1993年12月31日《关于撤销安宁县设立安宁市的请示及有关补充报告收悉。经国务院批准,同意撤销安宁县,设立安宁市(县级),以原安宁县的行政区域为安宁市的行政区域。”1995年11月9日,云南省人民政府行文通知昆明市人民政府并安宁县人民政府:“经国务院批准,撤销安宁县,设立安宁市,不增加机构和编制。请你们按机构改革的要求,做好撤县设市的工作。”

  1996年1月1日,安宁市委、市政府正式挂牌,安宁市委、市政府鲜红的印章正式启用。所有的县属机关企事业单位、学校、公司铭牌印章都很喜庆地改了一个字——“县”改“市”。

  虽然仅仅是一字之改,但却是一段历史的结束,一个崭新时代的开始。

  撤县设市庆典活动定于1996年3月22日举行。

  筹备撤县设市庆典活动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县委、政府没有把这次活动搞成仅仅是一个仪式,而是把它当成促进安宁经济全面发展的一个良好契机和战斗动员令,提出了“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指导思想,抽调精兵强将,把招商引资放到前所未有的重要地位,分别成立了招商引资组、成就展览组、文艺演出组。

  文艺演出毕竟是庆典活动的一个重头戏,既要搞得隆重热烈,又要精简节约,精打细算。毛阿敏的经纪人来电话联系,愿意参加演出,出场费七万元,被婉拒了。

  说到邀请名人到安宁演出,田丰先生确实帮了大忙。田丰,原名田保罗,中央乐团老牌创作员,中国著名作曲家。老先生对云南少数民族原生态音乐情有独钟,退休后只身从北京来到安宁创办“云南少数民族文化传习馆”,安宁政府给予大力支持,他对安宁的事情也特别热心。他帮我们联系到李谷一、杨丽萍来参加演出。杨丽萍当时正在元谋拍自己的电影,为了安宁的演出,摄制组停机三天。田丰专门为她谱写了舞曲表示感谢。

  好事多磨,就在庆典活动临近的时候,李谷一来电话说她不能来安宁演出了,原因是,她调到东方歌舞团任职,要参加团里的整党工作,要不然让我们改期。这下子难办了,改期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国内外的请柬早已发出,庆典演出的节目单都已经印好,怎么能说改就改呢?如果演出时没有李谷一,又担心被说成是欺骗群众。就为这事,田丰老先生打了多少电话,请他的老朋友著名作曲家施光南在北京多方奔走,才把事情搞定,李谷一终于按时来到安宁。

  我们去了一位女副县长到机场把李谷一接到安宁裕安山庄。当我看到从车上下来一位又矮又胖的黑衣女人时,和电视上面看到的李谷一反差太大,不禁有些失望。不过,上了舞台又是另一回事情了。

  1996年3月22日,安宁市举行撤县设市的隆重庆典。中央有关部委、省市各级领导、云南驻军、武警部队首长,各地、州、市、县、区及海外的部分贵客嘉宾应邀出席庆典活动。县委、县政府还特别邀请了154位建国以来安宁区域内的国家级、省级、昆明市级的功臣劳模出席。时任省委书记普朝柱出席大会,副省长戴光禄在大会上宣读了国家民政部的批复。

  庆典活动极为成功,招商引资成果丰硕。

  安宁变了,安宁大变了!干部群众的精神面貌变了,城市变美了,老百姓整体素质明显提高,党政机关凝聚力大大增强,全市综合经济实力大幅提升。1996年撤县设市的第一季度,全市工农业总产值实现12771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9.9%;乡镇企业总收入45707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4.34%,地方财政收入5409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3%,真正做到撤县设市开门红,“两个文明”双丰收。

  自汉元封二年设立古连然县至今,“连然金方”这块古老的土地,历经沧桑两千余年,从此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安宁市这颗镶嵌在滇中大地上的璀璨明珠,更加熠熠生辉,绽放异彩,成为名副其实的“连然金方,螳川宝地”。